大同在线 欢迎您!
搜 索
本页位置:首页 > 本地高官 > 正文

晋16落马厅官多曾“伴虎” 均为山西籍本地为官

更新时间:2019-04-12 11:09:56 点击数:115

  截至目前,已有包括5名省委在内的7位副省级高官先后被查,山西已成为之后落马高官最多的省份。同时,因煤炭内幕交易而带来的一系列窝案仍在发酵,山西官场或将继续动荡。

  “晋官难做”再度复发。据《法制晚报》记者统计,除了省部级“大老虎”外,山西还有至少16名厅局级官员被查,数量甚至超过了2012年和2013年被查出的厅级官员的总和。

  专家分析指出,厅官的密集落马,除了省部级还将继续严抓外,近期将以中层官员为反腐重点。从山西反腐态势看,惩办“窝案”特征明显,只要存在贪腐行为,无论牵扯到谁,都会一网打尽。

  以来的高压反腐,引发多地官场地震,近期最受关注的是山西。据统计,至今山西官场已有7位高官出事。13名的省委班子在短短数月内,已有5名在任时先后被拿下,可谓规模空前。

  《法制晚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7名省部级高官,山西被查的厅局级干部达16人,包括2名纪检系统官员,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山西省纪委常务杨森林;4名地级市党政干部,吕梁市原市长丁雪峰、原副市长张中生和大同市原副市长靳瑞林、长治市原市长张保;以及9名来自省委省政府机关和委办局的官员。

  5月28日召开的山西省十二届第十次会议上,省检察院在关于全省反贪污贿赂工作情况报告中披露,过去两年多来,山西共立查县处级领导干部贪污贿赂犯罪166人,厅局级领导干部14人。

  今年被查的厅局级干部有了明显增加。山西是2013年中央第二轮被巡视的省份之一,根据今年6月19日中央纪委网站通报的情况显示,山西省未公开被查厅局级干部的具体数量,但透露,处分厅局级干部的数量增长了100%,处分县处级干部的数量增长了36.9%。

  8月18日,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公布了两起交通系统案进展,分别对山西省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常务副董事长贾建明和山西省交通运输管理局原局长李华中立案侦查,两人均为副厅级。

  7月24日,山西省纪委常务杨森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他也是今年山西省纪检系统落马的第二人。

  1956年9月出生的杨森林是山西翼城人,于1975年4月参加工作。曾赴山西大学中文系干部专修班进修,并和此前落马的山西省政协原令政策一同就读于汉语言文学专业。

  此外,杨森林曾是前山西省委的副手,2006年,杨森林就任山西省纪委2个月,到任山西省纪委,二人共事5年。时任山西省纪委的的头衔之一系“省煤焦领域反专项斗争领导组常务副组长”,杨森林任副组长一职。

  除杨森林外,纪检系统还有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也被查处。梳理之前落马的省部级高官简历,有三名与纪检系统有过交集,分别是申维辰、、。

  去年,中央巡视组对山西省的巡视中曾指出,山西纪检监察机关“一些案件查处失之以宽、失之以软”,其后,山西重启旧案调查,在整改报告中称“对已查处案件进行回头看”。

  在被查的厅官中,有两人是吕梁的党政干部——吕梁市原市长丁雪峰、原副市长张中生。资料显示,聂春玉和杜善学都曾任吕梁市委,又都曾任山西省委秘书长,他们都因与丁雪峰、张中生共过事而有交集。

  “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这句通报几乎成了山西落马厅官的“标配”。在16名落马的厅官中,除吕梁市原市长丁雪峰、原副市长张中生和省纪委常务杨森林未通报具体案情外,其余13人均有滥用职权、受贿犯罪的行为。

  其中受贿数额最大的是原省交通厅厅长段建国。6月15日,通报称,段建国在担任省交通厅厅长期间,工作中玩忽职守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依据规定,段建国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案的1663万元人民币、5万美元、0.5万欧元和价值34.75万元的金条被依纪依法收缴,涉嫌的违法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因同样原因落马的还有段建国的前任王晓林等人。4月29日,山西省纪委监察厅公布,山西省交通厅原厅长王晓林等7名山西交通系统官员因严重违纪分别受到党政纪处分,涉嫌犯罪的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近年来,不少煤老板的巨额资金回流到了山西,投资于房地产等行业。媒体披露的、聂春玉等山西省部级高官的案情显示,资金回流的煤老板们,与某些高官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当地煤炭大亨邢利斌就被曝出是山西省委、秘书长聂春玉和原副省长杜善学的背后金主,且与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有经济往来。

  除了受贿外,山西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原局长任云峰、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还被查出“与他人通奸”的行为。任云峰还和山西省大同市原副市长靳瑞林2人涉嫌违反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律法规,超计划生育。

  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王文章认为,山西窝案串案的发生,表明当地的生态和从政环境出了问题。山西之所以高发多发,与其煤炭资源大省的特点不无关系。资源领域往往是的重灾区,当权力支配资源又不受制约时,必定大行其道。如果经济发展是建立在、利益输送、资源倒买倒卖的基础上,这种畸形的发展只能是海市蜃楼、昙花一现。

  他认为,现今,中国反腐已进入到重要转折阶段,具有系统性、家族性、长期性的“裙带”是反腐工作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提升民众满意度的重要环节。从对山西厅处级官员查处力度来看,现今的反腐措施确实是“有腐必反、有贪必肃”,“苍蝇老虎一起打”,并不会预设范围,浅尝辄止。这些动作既体现了中央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也为整饬山西吏治、优化生态提供了重要契机。

  中央党校政法部教授林喆说,改革开放前期,反腐工作比较注意对县处级、厅局级官员的惩处,涉及省部级官员的较少。

  等到北京、天津等地相继发生一些省部级官员甚至中央局委员涉案后,反腐工作又侧重于对大案要案的查处。“到了2008年、2009年时,各地爆发出不少蚁贪时,反腐重点又转向了基层官员。”

  习曾对反腐工作发表讲话说:从严治党,惩治这一手决不能放松,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林喆分析,最近中央领导对于反腐的表态和相应的反腐动作,意味着今后的反腐工作将不再区分官员级别,一视同仁地予以打击,发现一件查处一件。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辽阳新闻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Powerd by 大同在线 版权所有